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我的辅导老师
我的辅导老师
 自从升上国二后,由於多了理化这一个科目帮我往上拉高平均,我的成绩已-
经不再是国一的垫底程度,可是平常周六我还是习惯性地参加补习班的周末辅导,-
多半是在柜台工读生姐姐的监督下写写考卷,改完考卷后再自己订正,如果李祯-
真老师在,也可以问问她问题。-

-   我们柜台的工读生姐姐有好几个在轮班,多半是附近某大学的教育学院在学
- 学生,不知道是色龟江旺城主任刻意挑过还是怎样,每个姐姐的外表其实都在中-
上之姿,可惜的是我们理化课惊世骇俗的上课方式至今仍不敢让那些美丽的大姊-
姊知道,不然不吓死她们才怪。
- -
汤宸玮内射了李祯真老师的那个周末,我抱着複杂的情绪走进了补习班,眼-
睛也不敢看李祯真老师一眼,因为我知道,不管我装做怎么样的不在乎,我看她
- 的眼神都已经不一样了,她一定看得出我眼里的改变,何必增加她的难过呢。

-   「写完到柜台来,我帮你们对答案。」工读生依纹姐姐把考卷递给我们,让-
我藉着拿考卷可以光明正大把视线停留在她胸前一会儿。
- -
依纹姐姐虽然还是大学生,下半身穿着蓝色牛仔裤这样普通不过的打扮,但
- 偶尔弯腰拿影印机印出来的文件时,不自觉走光从领口微露酥胸的模样比起我大
- 多发育不良的女同学们,实在异常性感,也是脑包人黄若立喜欢意淫的对象之一。
- 今天她穿着黄色的小洋装,一个不小心一个弯腰又露出了里面包覆着饱满胸部的-
黑色胸罩,这个养眼画面算是我专程来辅导的小小福利。-

-   今天来补习班加强辅导的有我和甄书竹、刘冠铭、程谊欣,当中成绩真的需
- 要加强的,其实是甄书竹和刘冠铭,我是单纯被辅导成习惯,程谊欣则是国一超-
前到国二进度上课,其实没有功课的压力,但是他就喜欢往补习班跑,尤其是成
- 为我之外第一个用小鸡鸡插进老师下面的同学,尝到甜头之后他更是乐此不疲,-
而且他家就住在补习班附近。-
-
甄书竹自从自然科的内容从国一的生物转成国二理化后,就失去了成绩的优-
势,就像人家刻板印象觉得女生读不好数理科目,她还真的失去了学校班上第一
- 名的宝座,当然也有可能是把读书时间都拿去和陈昱豪干炮,成绩才会一落千丈。
- -
我看着考卷上的入射线、法线、折射线图形,彷彿一只只阴茎从不同的角度
- 进入老师体内,虽然我面无表情在练习卷上振笔疾书,内心却相当沉重,不知道
- 下次老师会不会又在课堂上被其他同学搞。-
-
没多久我就写完练习卷,期待着柜台的依纹姐姐弯腰帮我批改的时候,布丁
- 般两坨弹性十足的粉嫩胸部又将从领口曝露,那抵抗着地心引力和胸罩无法完全
- 包覆的水滴型胸部实在看起来秀色可餐。-
-
而一旁坐在电脑前赶着上课讲义的李祯真老师,穿得跟依纹姐姐差不多朴素,-
清纯的模样不说人家还以为她们是大学同学,完全想像不到她是可以在课堂上裸-
露下体还被学生阴茎进入阴道的前卫老师。-

-   李祯真老师除了我问好时简短的答礼,没有和我说上半句话,就像一般老师-
和学生的互动。其实这样也好,要是她和我性交过就真的要表现出特别的感情,
- 那她对汤宸玮和程谊欣要不要也私底下特别关怀?也在她的住处和这两个白目有-
亲密关系?何况现在拥有这特权的已经不再只有我一个人,和老师那个过的还有-
程谊欣、汤宸玮、陈昱豪,而且程谊欣和汤宸玮也都在老师身体深处留下了自己
- 的味道。-

-   只见依纹姐姐一边批改一边皱着眉头,倒也不是我错很多啦,纯粹是她不知-
道在挤眉弄眼三小。然后在改完我的练习卷的瞬间,她几乎是用跑的往后狂奔,
- 一路往洗手间方向,原来是在憋尿或憋便便啊,科科。
- -
我订正了自己整张只错四、五题的练习卷,多半都是我眼残目洨,我不觉有-
点骄傲地耸耸肩,一副「这没什么嘛」的得意样,其实这是我的努力,也是李祯-
真老师奉献了身体教导我们的功劳,我有点大张旗鼓地把全对的那面考卷朝向老-
师,但是她正专心盯着电脑萤幕,看也不看我一眼,於是我意兴阑珊地走回辅导-
的小教室。
- -
就在这个时候,补习班玻璃门被推开,瑜姐难得在周末出现,穿得时尚又清
- 凉,黑色系的打扮隐约露出里面的内衣样式,是半罩的白色胸罩,从镂空的地方
- 看得见她白嫩嫩的乳房组织,裙子也很短,脚上则穿着红色高跟鞋。瑜姐个子虽-
然不高,这样的穿法却让她笔直的双腿非常显眼,身材大致上也显得匀称,除了-
胸前那对不科学的大奶子之外。

-   我看瑜姐也没注意到我,便自己走回教室温习功课,经过堆放杂物的小角落-
时,因为好奇转角的一个实验器材,便走了过去,它不像平常出现在实验室里的-
其他兄弟姐妹被擦拭得金光闪闪的,而是蒙上一层灰,正是我们最近有机会用到-
的光学实验仪器,一端是九颗排成九宫格的LED灯,一端是让LED灯可以投
- 影在上面观察上下左右颠倒实像的纸屏,中间则是凸透镜,可以活动调整距离。 
-
- -
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器材,但走近它之后我才发现天大的秘密,我靠近它时
- 听得到稀稀嗦嗦的脱衣脱裤声,退后一点点就又听不见,我赶紧再往前走近一小-
步,那些声音又清楚了起来,然后是不堪入耳的排泄物批批啪啪声。-

-   我心脏突然跳得好快,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这个时候在补习班的除了我们
- 四个学生,也只有李祯真老师、刚到的瑜姐,还有上厕所的依纹姐姐,她明明在-
远处的洗手间上厕所,而且还要拐弯才到得了,怎么我这里听得如此清晰?我赶
- 紧跑到女厕门前确定有上锁的女厕是哪一间,果然,喇叭锁上呈现红色表示正在-
使用的,就是上次我和甄书竹打炮的那一间!-
-
我连忙回到小教室跟程谊欣借了智慧型手机查询,这竟然是高中光学才会提
- 到的绕射现象!也就是平常所谓的「隔墙有耳」主要的形成原因,因为声波波长
- 大,有能力绕过细缝转弯,所以我上次和甄书竹在女厕的所作所为可能就因此传-
递到了当时正在准备上课实验仪器的李祯真老师耳中!也可能是因为这样,老师
- 本来打算使用那个仪器上课讲解折射现象,却撞见我和甄书竹的好事,才气到不
- 用仪器,而是用身体力行的方式让陈昱豪和汤宸玮上她来刺激我?

-   「对不起!」我对着蒙尘的仪器衷心道歉,是我害它英雄无用武之地,也在-
心中对李祯真老师道歉,要不是我把持不住,老师也不会生气到胡搞一通,以致-
后面产生的种种风波。

-   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果然我在老师有不同於其他同学的地位,忧
- 的是我和甄书竹这样几乎是被「抓奸在厕」,不管怎么讲都讲不通了,无异是在
- 我和老师的关系上打上了一个死结。

-   不管,我和甄书竹当天其实也没说上几句话,做的比说得多,我回想起来应-
该也没说上几句会被认为是在厕所推炮的对话,我找机会跟老师解释说是甄书竹-
有问题问我,但是不好意思当众问,只好躲在厕所;反正谎话被拆穿的话,最糟
- 也只是现在这样而已。-

-   察觉了为什么老师对我的态度丕变之后,我的心情反倒轻松了,眉宇舒缓地
- 走回辅导用小教室。-

-   他们三个都还没写完刚刚的练习卷,尤其是甄书竹,多半时间都几乎在发呆,
- 忘记她男朋友陈昱豪之前怎么在课堂上为她示范多种角度的入射,痾,我错了,-
陈昱豪只是一再地用0度角粗暴入射而已,所以甄书竹其他角度都不会算。-
-
我刚坐下没多久,瑜姐竟然也进来了小教室,她看到我已经改完考卷,而且-
错超少,满意地轻声问道:「李祯真老师帮你改的?」其实是依纹姐姐改的啦,-
但是我懒得纠正,便随口「嗯」了一声。-

-   「咦?书竹、谊欣,你们和嘉年写的是同一份考卷吗?」瑜姐纳闷地看看教
- 室内四个学生的考卷,确定是同一份,不禁讶异我写得那么快且准,而其他人表-
现是那么两光。-

-   「嘉年你错那么少,你去教书竹好了。」瑜姐坐在程谊欣旁边,盯着这个国
- 一小学弟,因为他不是不会写,他只是常常心猿意马在观察身边风吹草动,才会-
写得那么慢。-
-
甄书竹抬头看了我一眼,没好气地又把头低下继续和题目搏斗,一点都没有-
要让我教的意思;我看她现在冷冷的模样,想起上次她在女厕的主动迎合,心想
- 要是换成另一种教的方式,也就是课堂上那种身体力行的实际操作,她可能就会
- 跃跃欲试了吧。

-   不过我还是坐到了她的身边,除了在课堂上还有上次在女厕里,这是我离她
- 最近的一次。
- -
「嘉年怎么不开口呢?」瑜姐放下程谊欣,坐到甄书竹的右侧,我则坐在左
- 侧,但是看到甄书竹俏丽却不友善的晚娘脸,林北真的不知从何说起。
- -
「就像你们李老师上课说的那样教就好了啊。」瑜姐毕竟隔行如隔山,完全
- 不懂练习卷上在讲些什么,看着练习卷上众多的几何图形,也只能催促我赶快开-
口。
- -
靠,这更是强人所难嘛,李祯真老师这两堂课的上课方式是能大庭广众拿出
- 来讲解的吗?只能偷偷藏在心里使用吧。

-   「啊,会不会是书竹害羞,那嘉年你当作是讲给瑜姐听好了。」瑜姐头枕着
- 右手,身体略往前弯的姿势让F罩杯的胸部几乎呼之欲出,白色胸罩和乳房交界-
的地方甚至隐约看得见淡褐色乳晕!
- -
我因为不知道李祯真老师为什么对我生气,心情紧绷了几天,情绪刚刚才松-
弛下来,一看到瑜姐秀色可餐的胸部,色欲竟然瞬间被激发,就像在侦讯室吃完
- 猪排饭的犯人,卸下了心防,裤档没两下就高高隆起!
- -
甄书竹专心盯着练习卷,没有发现我龌龊的变化,瑜姐倒是马上就发现我胯-
下的异状,竟然「嗤」地发出笑声,然后媚眼如丝看着我,有意无意地让身子前
- 倾的角度变大,胸部几乎都要垂到桌上了。
- -
我一方面单纯觉得瑜姐真是美呆了,称得上是美魔女,真的很想搞她;同时
- 又觉得虽然不是汤宸玮的错,但他毕竟染指了老师,报复的心情油然生起;另一-
方面我又忌惮着如果实验到一半李祯真老师走进来,发现我不只是对同学出手,-
连老闆娘都惨遭毒手,她会不会气疯了,从此不跟我有私底下的来往?不过我为-
人坦荡荡,就是连这种时候我都不避嫌地对瑜姐用这样的方式讲解,以后才有机-
会解释我当天为什么和甄书竹躲在女厕,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功课啊!

-   其实我只是为自己的好色找台阶下而已,参照瑜姐上次在课堂上的表现,先
- 是被陈昱豪的背后位伺候得舒舒服服,后来又被汤宸玮内射,她却以为从头到尾
- 都是我的功劳,搞不好也想再回味看看,我顺着她的意又何乐不为呢?-
-
於是我嗫嗫嚅嚅地隔着裤档握着肉棒,同时张开双腿说道:「阴茎是法线,-
双腿是入射线,左右腿和法线的夹角30度,这才叫做入射角等於反射角,大腿-
和椅子的夹角不能说是入射角,这一题是陷阱。」我指着甄书竹做错的一题提醒
- 她。-
-
神奇的是甄书竹竟然马上就把那题改正了,看来她愿意听我讲解,一旁的刘
- 冠铭和程谊欣也趁机把练习卷上做错的题目改了过来,显得我好像真的讲得鞭辟 -
-
入里一样。
- -
瑜姐对我们上课的方式早就不意外,对我突然握住枪管的动作只是笑得更开-
心:「喔……原来李老师这么教喔,连我都听得懂。」而我也乐得光明正大面对-
着她的豪乳,除了握紧肉棒之外,还趁机搓揉了几下。-
-
反射的原理还好示范,但是这张考卷也有不少折射的题目,到这里我就真的-
语塞了。
- -
「继续讲啊,怎么不继续?」看着我握着阴茎却踌躇的模样,瑜姐皱了皱眉-
头问道。
- -
靠腰啊,难道要我把甄书竹压倒,然后示范阴茎进入小穴的入射角度怎么发
- 生折射?不过我想甄书竹应该也不会介意。-
-
「折射原理要一男一女示范。」白目学弟程谊欣的开口救了我一命。-
-
「怎么示范?」瑜姐眼睛发出了光,吞了吞口水才问道。
- -
「看要穿透什么介质啊,穿透乳房也可以,穿透阴道也可以啊。」程谊欣殷
- 勤的态度完全出卖了他的心思,他就是想看人家打炮嘛!

-   「怎么穿透乳房?陈嘉年你示范给我看看。」瑜姐不可置信地瞧着我的胯下-
问道。

-   「那要瑜姐配合喔。」我一副「其实很不想要,都是你们逼我的」无奈模样,-
其实早就想回味瑜姐的大奶子了。

-   「没问题,老师怎么教我都能配合。」瑜姐其实也很想见识李祯真老师是怎
- 么「照顾」,或者说是荼毒我们的,语气中有些急躁。-

-   「其实严格来说不能说是穿透啦…」我恭敬不如从命,已经站了起来,走到
- 瑜姐面前,然后伸手去脱她的上衣。-
-
瑜姊怕我弄坏她的胸罩,毕竟这个年纪的国中男生会脱胸罩的少之又少,於-
是她毫不扭捏地主动脱下上衣和胸罩,自然垂下的双乳离我的鼻子只有咫尺之遥。
- -
看到瑜姐硕大白皙的乳房弹出胸罩时,程谊欣眼睛都快像亚洲战神Glen
- n一样爆出眼眶了,我则是更喜欢瑜姐淡褐色的乳晕和乳头,有一种令人安心的
- 成熟感,好想过去吸个两口。

-   於是我不疾不徐地脱下裤子和内裤,然后跨蹲下来,把已经勃起多时的阴茎
- 从瑜姐的乳沟之中由下往上贯穿,同时嘴里解释:「从乳房下缘作切线表示不同-
介质的交界面,再从交界面的入射点垂直界面作法线,也就是瑜姐的乳沟;我的-
阴茎作为入射线从乳沟下面入射,由於入射线和法线重叠,也就是入射角0度,-
折射角也将会是0度,因为有用到三角函数,这是司乃耳定律在国中无法解释的
- 例外。」-

-   我好像要示范给大家都听得懂得似的,双手把瑜姐几乎握不住的柔软大奶子
- 往中间集中,然后让阴茎从下到上反覆滑动几次,才发现忘记涂上润滑液,阴茎
- 滑得卡卡的。
- -
瑜姐很善解人意地往下吐了口口水,透明带点泡沫的口水从瑜姐红嫩的双唇
- 间滴下,正好落在我的龟头上,没多久就在我的磨蹭下佈满了瑜姐的胸部内侧,
- 形成一幅湿漉漉充满诱惑的画面,我则发誓今天一定要加倍奉还,也要从马眼喷
- 出白色液体射在瑜姐身上!-
-
我让肉棒在瑜姐胸部间滑动,表示入射角等於折射角,然后抽出肉棒用马眼-
去顶瑜姐性感的乳头,双手不在旁扶住,而让阴茎随着施力左偏右偏,表示入射
- 角不为0度时,折射角也会有不同的角度,其实主要用意只是用龟头造成视觉和
- 触觉的效果,希望能藉着和乳头的接触引起瑜姐的性欲让她失态。
- -
果然没多久瑜姐的眼睛已经盈满春水,乳头也翘了起来,跟没生过小孩的李
- 祯真老师和李法比,瑜姐的乳头是大了些,大约比幼儿的小指粗,但我知道以她
- 的年纪还是算很秀气的乳头和乳晕,尤其是看过nono(听说她最近告人,我
- 没种写本名,请见谅)马卡龙般的粉红大乳晕之后,我更觉得瑜姐的乳晕和乳头
- 比露奶搏版面的三流艺人美丽太多了。-

-   「瑜姐,这一题选择题『光线从空气进入水中偏向法线还是远离法线』,如
- 果不用上次我们课堂上的方式讲解,好像没办法说明,请见谅。」我看着甄书竹
- 错的这一题摇摇头,好像很无奈的样子,但其实胯下已经快硬爆了,我是忍着不
- 做提肛的动作,不然昂然而立的阴茎绝对会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
「我们上次?你是说你们上一堂课的方式,还是之前我在课堂上做实验那次?」-
瑜姐虽然也有些心急,但还是故意确定了一下她想的和我想的一不一样。-
-
其实两次都是一样的啦,都是阴茎进入阴道的方式。
- -
「跟瑜姐那次差不多。」我知道已经离达阵不远,但外表还是从从容容地,
- 好像我的肉棒天生就是那么硬,只是一心想做实验,并不是存心想要搞瑜姐。-

-   於是瑜姐站了起来,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们把黑色点缀着亮片的短裙撩高到腰
- 际,大半个屁股从内裤边缘露出,而且肤质光滑令人称羨,让我好想马上过去捏
- 一把;然后在我们几个贪婪的眼神注视中,瑜姐褪下了白色蕾丝内裤,露出浑圆
- 光滑的屁股,还有两片臀瓣之间隐约露出的阴毛!

-   看到瑜姐就像在自己睡房或浴室中自然地宽衣解带,程谊欣和刘冠铭也瞬间
- 硬了,每个都瞪大眼睛在欣赏瑜姐的屁股和胯下隐约露出的性器,忘记自己现在
- 的任务是写完考卷并订正。-

-   虽然阴茎胀得发疼哀求我赶快让它进入瑜姐身体,但其实我很不想用背后位
- 进行,因为这样一来,她有可能会发现我并不是上次进入她阴道并射精在体内的
- 人,既然我不是那个人,为什么还要冒名顶替承担内射她的罪名?这样抽丝剥茧-
下去,瑜姐极有可能发现上次在课堂上干她的就是她的亲生儿子汤宸玮。

-   不过我的眼睛真的很想重温瑜姐背后位被干得胸部晃来晃去的模样,不然折-
衷一下好了,我心忖着怎么搞才会好看、好玩、好安全。

-   我先趁瑜姐看不到我的视线,蹲在瑜姐身后把她性感的生殖器欣赏个够,薄
- 薄两片小阴唇虽然颜色较深,之间的开口却仍小巧可爱,我忍不住把瑜姐的小阴
- 唇往旁边拨开,发现阴道中间还是粉红色的,而且此时已经湿润到快滴出水了;
- 两旁外阴上虽然佈满短短的杂毛,但小阴唇上完全没有一根阴毛,除了颜色深了 
- 点,形状和光泽都是一等一的,完全看不出是大魔头汤宸玮当初诞生的地方。-

-   我趁这机会把瑜姐的外阴欣赏个够,还用手指到处碰了碰,幸好瑜姐没问我
- 为什么要做这些动作,大概她也会害羞吧。

-   接下来我藉着讲解题目,把阴茎紧靠着瑜姐大腿内侧,然后往偏一边的方向-
突刺,虽然肉棒的触觉上和真实进入女体的爽度不能相提并论,但我耻骨这样和
- 瑜姐白花花的屁股一撞,那乳波荡漾的动人模样还是满足了我视觉百分百的享受。-

-   这样撞了几下,满足我从背后「啪啪」瑜姐的幻想之后,我让瑜姐转身过来,-
结束了我这低等生物的假交配行为。
- -
「瑜姐,请您正面坐好,双腿作为入射介面,尽可能分开。」我让瑜姐坐在-
椅子边缘,让她的体重往后被椅子和她的上半身支撑,而下体是完全暴露在我们-
这些学生面前。
- -
瑜姐再怎么闷骚,面对这种生殖器完全向上仰望的姿势,也不可能不感到害
- 羞,虽然说要完全配合李祯真老师上课的方式,最后也还是把头稍微别了过去,-
不敢正视她这羞耻的模样,眼神也不敢和我们注视着她胴体的贪婪视线交会。
- -
於是我开始讲解跟折射有关的题目:「水中的鱼看空气中的鸟,会觉得空气
- 中的鸟实际位置较高还是较低?」-
-
「我的阴茎作为入射线,就好像空气中的鸟。」我讲解到一半,瑜姐本来闭-
起的眼睛瞇出一线打岔道:「本来就是空气中的『鸟』啊。」程谊欣瞬间发出爆
- 笑,尴尬的气氛稍稍获得舒缓。
- -
我接着说道:「如果阴茎进入瑜姐身体时和瑜姐的阴毛有夹角,由於瑜姐的-
阴道非常紧实,就像水一样是光速较慢的介质,则由於光速变慢,折射线将往法-
线靠近,也就是瑜姐会觉得我的阴茎往阴道中心靠近;但我们毕竟生活在地球那
- 么久了,有光线必然是直线前进的经验,在发生折射的状况时,便会误以为光线
- 前进路线在折射线的延长线上,以这题来说,就是会以为海鸟在比较高的位置。」-
-
我故意把阴茎在瑜姐外阴处磨蹭,不时拨弄她的小阴唇和阴蒂,却不照我说
- 的把肉棒入射让它在瑜姐阴道内发生折射,但瑜姐已经发出闷哼,鬓角一下子就-
被自己香汗濡湿。-

-   「下一题,筷子一半插入水中,折射线怎么进入眼睛?」我一样在瑜姐体外
- 做出欲拒还迎、骚不到痒处的试探,其他同学也很配合没有要求我真的要进入瑜
- 姐,只是视奸着瑜姐几乎可以滴出水来的阴部,看着两片花瓣被我的肉棒尖端一-
再挑逗。
- -
就在这个时候,本来只抵住瑜姐大腿和外阴之间的肉棒冷不防被瑜姐的玉手-
一把抓住,不由分说就往前牵引插进了她的小穴!这骚屄,果然自己忍不住了,-
毕竟还是想要我的年轻肉棒!
- -
这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来得那么快,我早知道瑜姐这样的性感
- 穿着和慇勤地来关心我们辅导的情形早有预谋,汤主任平时一定没有喂饱她。

-   「瑜姐别张开眼睛,请猜看看我身体的位置在哪?」我忍住胯下的愉悦感,
- 继续营造出我们真的只是在辅导的错觉。

-   顺着肉棒进入的角度,瑜姐指了指大约的方向,但是其实我是侧着身体插入
- 瑜姐,果然发生了错觉,瑜姐以为的位置比实际位置离她还要远。-
-
「瑜姐,错了喔。」我有点僭越地拍拍瑜姐的脸蛋,要她睁开眼睛看看,发
- 现我就在她身边,但她却以为我在她阴道的正前方。-

-   「这就是光线折射的基本原理。」我的眼神刚和她睁开的眼睛交会,又假装-
害羞地低下头来。-
-
「你害羞什么啊,又不是第一次,而且你是不是在发育中,啾啾比上次大了
- 耶。」瑜姐看着我和她生殖器的接合处,掩着嘴娇笑着。科科,把鸡鸡讲成啾啾-
(发音是jiouˊjiouˋ),这是小女孩才这样讲的吧,瑜姐竟然装年轻,
- 不过她平常傻大姐的模样本来就很可爱了啦。

-   这么近距离看着瑜姐,而不是以往有点距离地意淫着她,感觉她是这么的迷
- 人,虽然是生过小孩的少妇,略施脂粉后却还是艳光四射,比起戈伟如、丁国琳-
等知名的美魔女毫不逊色。-
-
特别是现在不只是眼前的景色秀色可餐,不论是瑜姐的大眼睛,偌大的胸脯,
- 还是略显淫荡的成熟阴部,都构成再谐调不过的淫靡画面;更惊人的是肉棒的触-
感,四周被紧紧包覆的潮湿和温暖让人想像不到是同学母亲的熟女阴部,阴茎根
- 部被瑜姐阴门紧紧一夹,要是几个月前还是处男的陈嘉年,被这一夹就不得不狼
- 狈射精。-

-   能够干正妹是一种爽感,干辣妈又是另一种,尤其是这个辣妈不是别人,是-
我补习班的老闆娘,又是欺负我好几年的汤宸玮的老妈,难怪人家不爽时都预告
- 说要干你娘,干仇人的娘真的太爽了啊!-

-   不过折射的题目也就这几题,难道我真的要乖乖收起傢伙准备放学?

-   算了,就赌一把,瑜姐一定比我还急!

-   於是我真的恭恭敬敬地俯身在瑜姐面前说:「主任,题目讲解完毕,谢谢主-
任的亲身示范。」好笑的是我还保持着阴茎插在瑜姐体内舍不得拔出的姿势。
- -
「不客气。」瑜姐这才像睡了一觉般,睁开满是春水的双眼,脸颊也红扑扑-
的。
- -
我比平常放慢了大约8。7倍依依不舍地想要拔出肉棒,同时说:「我考卷
- 也订正完了,我回家了嘿。」-
-
看着肉棒一寸寸离开瑜姐身体,花瓣也被我龟头从瑜姐阴道内拖了出来,眼
- 看着我和瑜姐好不容易构成的连结就要分离,瑜姐这才开口道:「不急,有什么-
需要练习的你可以再练习一下。」

-   喔耶!这荡妇,果然她也舍不得就此结束啊!-

-   我赶紧假装上进青年,把上课讲义拿到面前,假装想要弄清楚几种折射的例
- 子,然后把肉棒一下下先完整拔出,再进入瑜姐的小穴,这时候着重的已经不是-
符合上课的原理,而是想伺候得瑜姐舒服,这样她就会再找机会来需索我们的年-
轻肉棒!-
-
终於可以光明正大干瑜姐,这个我从国一就魂牵梦萦的丰满身体,现在总算
- 在椅子上用最羞耻的姿势张开双腿被我抽插着,我除了肉棒温暖又舒麻的感觉, 
- 更多的是搞上了仇人老妈的征服感。-
-
看着瑜姐被我的大肉棒一下下干着,胸前波涛汹涌不说,屁股还主动往前迎
- 合我的冲刺,真想叫汤宸玮来看看他老妈有多淫荡!
- -
我双手一手一边握着瑜姐的奶子,胯下则保持着只有肉棒进进出出,其他部-
分则没有接触的三点攻击,像是做伏地挺身般地把体重都分摊到双手还有肉棒,
- 瑜姐的所有性感带便被我一下下粗暴地带往高潮,早已经不由自主地发出浪叫。-
-
「嘉年,轻一点!轻一点!」瑜姐冷汗涔涔的面容更多的是愉悦的表情,她
- 叫我轻一点只是怕她真的被我干到浪叫失态,其实她也想要争取睽违已久的高潮。-

-   「可是这一题真的需要用力的入射啊。」其实入射波没有分大力小力,反正
- 瑜姐也不懂,我顺口胡诌了一句,更加快抽插的频率。-
-
「停一下停一下,到了!到了!」瑜姐几乎是哭着要我停下,完全不像平常-
亲切却掌握着补习班生杀大权的老闆娘,现在只希望学生别当众把她干到高潮,-
或者说高潮没关系,但是别那么激烈。-

-   在我卖力的耕耘下,瑜姐毫无保留地高潮了,她紧咬牙关只发出「咿咿」的-
闷哼,但从她奶子变成粉红色,双手紧紧握住我的双臂,双腿也突然夹紧我的表-
现来看,她是真的爽翻了,只是碍於补习班老闆娘形象不敢叫出声。-

-   我把肉棒放在瑜姐体内,停下抽插动作休息一下,也让瑜姐藉着双腿夹紧我
- 的身体,还有从我这得到的温暖拥抱,回味一下刚刚的高潮。-
-
这时候程谊欣已经忍不住了,掏出肉棒偷偷打起手枪。
- -
从高潮余韵中回神的瑜姐看到打着手枪的程谊欣,没有怪罪,反倒温柔地笑
- 着:「谊欣你也学会自慰啦?等等射在瑜姐身上。可是回家就别再胡搞,好好用-
功喔,贝德的招牌就靠你们维持了。」
- -
看到瑜姐回神了,我便继续干她,不过这次我让她骑在我身上,背对着我减-
少害羞感。-

-   瑜姐把体重分摊在双手,她双手往后按住椅子扶手支撑着,阴部则套着我的
- 肉棒上上下下,像是报复我刚刚让她失态一样搾取着我的精力。

-   我有点后悔用这个姿势,本来是有我的盘算,只是没想到减少了瑜姐的羞耻
- 感之后,她的小蛮腰竟然那么有劲,果然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瑜姐虽然才四-
十左右,赫然已经是「坐地能吸土」了!把我干得不要不要的!-
-
我的龟头尖端没两下就已经快要不行了,尤其是刘冠铭关上走廊灯之后。-

-   刘冠铭会关上走廊灯是在我的暗示之下,他虽然来辅导,成绩也只是在贝德-
中差一点,回到国中都是优等生的程度了;他知道现在教室内开灯,外面走廊也-
开灯的情形下,周围毫无异状,但若是关上外面走廊灯,嘿嘿,就有得瞧了。

-   果然,走廊灯熄灭之后,本来忘情地骑乘着我肉棒的瑜姐突然在教室周围的
- 玻璃看到自己淫荡的倩影,吓得几乎停下胯下的律动,不过也只是「几乎」,正
- 在兴头上的她怎么可能就此停手,她「呀」惊呼了一声,接着就继续她的动作,-
差别只是她把头别了过去不敢看自己的淫荡样貌,然后屁股更使劲地在我大腿上-
发出啪啪声。

-   看到这么淫荡的瑜姐,跟平常温柔模样完全不同的反差,刘冠铭也忍不住掏-
出肉棒搓揉,甄书竹也把手伸进校裙下抚摸着自己,只是她比两位男同学含蓄。
- 没几下,程谊欣和刘冠铭几乎同时到达高潮,他们两个握着阴茎在瑜姐胸部上射-
精,一左一右喷满瑜姐白皙饱满的胸部。
- -
我欣赏着瑜姐像个女牛仔似地狂野动作,龟头也顶到了瑜姐的最深处,在前
- 端不断触及柔软构造几下之后,我知道我不行了,巴不得就这样射在瑜姐体内!-

-   可是上次瑜姐才叮咛我不要内射女生,这可怎么是好?-

-   哈哈,有了,看我的借刀杀人!

-   想到解决方法之后,我也不管瑜姐有没有获得第二次高潮,便一声不响地放-
任瑜姐继续她臀部的律动,然后欣赏着玻璃上映出的淫靡画面,直到再也承受不-
住,精关一松,在瑜姐阴道内射精。
- -
我第一泡精液冲出马眼时,瑜姐还忘情地在我肉棒上律动,而接着第二泡、-
第三泡喷进瑜姐体内时,她也都浑然不觉,只是一再让我的精液灌进她的子宫,-
这次可不是虚像了,我真的入射了瑜姐的最深处,而且暂时没有反射或折射,我
- 嘴角不禁露出得意的笑。
- -
不过射精时还有阴道在上面搾精其实反而有点碍事,我承受不了这样太过敏
- 感的感觉,於是我双手扶着瑜姐腰部,紧紧把她的下半身往我老二猛压,让她再
- 也动不了,乖乖让我用精液灌满她的小穴。

-   瑜姐本来别过头去不敢看玻璃中自己和学生性交的倒影,现在感觉不对,回-
头也看不清我的面容,也只好瞪着玻璃中刚刚羞於直视的画面,然后急忙道:-
「嘉年你在射精吗?快让瑜姐起来,不可以这样。」

-   我知道瑜姐现在最关心的就是我是不是「又」内射了她,她被逼得不盯着我
- 们接合的地方瞧不可,除了透过玻璃的倒影,就是直接低头看她的阴道和我肉棒-
的接合处,等於间接地硬是要她看清楚我肉棒是怎么在她体内发射的。-

-   我看着面对着和学生交合到一半被内射,有苦难言只能在嘴巴上努力的瑜姐,-
脸上不敢有太多愉悦的神情,内心却是爽翻了。

-   「嘉年,不要,快让瑜姐起来!」我怎么可能让到手的肥肉离开嘴巴,我紧
- 紧抱住瑜姐腰部,大腿也尽可能地往上顶,不把这一年多来对她儿子的怨恨发泄-
既尽,我今天设计的这一切就白搭了。

-   总算在龟头最后一次发射终了后,瑜姐才挣脱我的束缚,屁股离开我的大腿,
- 我疲软的阴茎也滑出她的体外,大量的浓浊精液从她小穴涌出流到我大腿和阴囊-
周围。

-   「你在干嘛?我上次怎么说的!」瑜姐看起来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不用低头
- 确认也知道阴道内现在装满我的精液。
- -